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特斯拉的以太理论

特斯拉发现并应用了关于以太基本特性的理论,这些理论构造了最初无限而均匀的以太。连续以太是宇宙主要媒介之一的假设意味着任何一点都是假想的宇宙“中心”。这样一种媒介的构造定理与几何球面上的当地点理论有些相似。

特斯从来没有这样形成并讲解他的理论,但他留下了按照这种现代物理还无法解释的定律工作的系统。以太发电机,即虽然有能量泄漏的有稳定电势电磁球、在太阳系行星重力波下工作的同步电机(这种电机因为一些原因可以独立启动并可做出与行星运行排列相应的动作。它也可以在时间共振间隔结束后独立停机。)另外,特斯拉设计了一种可以在一定高度悬停具有反重力特性的金属盘,并不受当地重力的影响。

结构化以太部分可以处于共振状态也可以不处于共振状态。第一种情形亚原子粒子——电子、质子、中子的浓缩发生。这些粒子通过共振合成光子的方法产生,就像特定的以太粒子合成光子结构的规律一样。非同时性的、非共振的以太粒子形成空间,在这里面共振光子形成物质。

(编者注:这是一个和平行世界的概念有观点重要的观点。每个世界都是由通过其它非共振以太部分的共振过程产生的基本粒子组成。不同的频率意味着不同类型的物质。在同种物质的元素能在有时间移位的振荡过程的“平行世界”里的相同空间共存。)

特斯拉的Wardenclyffe塔是一种“毕达哥拉斯”振荡器。他这种特殊电磁波传送的数学描述和毕达哥拉斯发明的数学方法是一样的。特斯拉在他的方程里用到的数学符号只有单一意义的物理解释。特斯拉的以太技术原理属于宇宙存在的层次上,在这里可以控制时间和空间。共振原理和以太的和谐振荡原理使人清楚地看到现代物理问题,特别是能量转化问题随着这个理论的发展将被解决。

通过特斯拉的真空管他能直接从物理连续态(以太)中得到质子、中子和电子,并能在任意距离再生这些粒子。他能在任意给定地方产生瞬间的任意数量的粒子,而不是使质子束在自由空间任意运动。质子、中子、电子可以无限产生,他们数量的差异由创造时间的长短来决定。

(编者注:现代物理知道怎样从真空中创造物质粒子,例如正负电子对,但他们必须借助于能产生巨大能量的直线加速器才能实现之。特斯拉的共振方法是一条通向无限自由能量源的正确道路,他通过构造真空的方法来实现。这项技术的第一步就是要发展纵向电磁波的理论和实验。实际上声学的共振理论已为大家所熟知,我们需要做的是怎样把它应用到电磁学里。)

从一些假定出发特斯拉知道了科学上不寻常的事情甚至至今难以想象的自然法则。我们应该思考他使用Wardenclyffe塔后的技术目标及他所期望的结果是什么?

1. 使电离层产生振荡。因为地表和电离层之间有20亿伏特的电势差,所以Wardenclyffe塔将随着电离层的高低谐波振荡持续振荡并保持相位的高度一致(接近共振),并能像普通电容器一样放电。由于这个原因电荷能立即通过,这对纽约是个很大的威胁。高能量大直径(可能数百千米)电离柱在电离层出现,这个区域的所有空间将被分解。当然,特斯拉并不想毁灭纽约。他只是希望通过他的巨大振荡器的短时间间隔放电从电离层获得能量,这需要上亿伏的高压。作为一个超精细的振荡系统,特斯拉在他的塔顶安放了巨大数目的紫外灯。

2.  从以太中获取能量。移动时间坐标在一个时间周期内从过去向未来转移能量是可能的,而且通过非共振的电磁场不必违反外界电磁方程。

(编者注:通常“能量传送”意味着在空间两点间有一定距离。但在上面的情况里却是不同时间点之间,即在过去的某个时刻和未来的某个时刻之间。所以,我们可以用在时间上的能量梯度(时间梯度)而不是空间梯度(伏特表示)。)

当然,这需要在严格遵守数学法则的前提下进行,因为它们高精度地决定了频率间的相互关系。在相反的情况下,结果可能失去控制,导致物质或生物体的毁灭或从我们的现实世界里瞬间消失,就像在费城实验里发生的那样。

3.  打开通向“平行世界”的临时窗口。因为平行世界有着和地球不同波长和振荡频率的电磁结构,但是通过产生复杂谐振使我们的世界和别的世界的震荡频率间发生某种联系。因此,别的世界的图像很可能在我们的地球世界里显现出来(反之亦然)。

4.  加速人类的进化。如果我们能制造一个和人类集体电磁场谐振的永久高频电磁场,渐渐的有可能增加我们的预知灵敏度和接受信息的能力。但是这种频率的辐射一旦和人的场频率有微小的差异将对人体产生很大的危害,可能导致疾病(例如癌症)或精神错乱,完全的分离甚至导致死亡,不过过程非常慢而已。由于缺乏足够的知识,人类不断的污染着自身赖以生存的电磁环境。各种各样的无线电波、微波辐射充斥于空间(实验证明这会导致癌症)。另外的一些电磁场,只要频率和自然太阳系统的重要功能和信息场的振荡频率不同都会或多或少的对人类产生不良影响。

5.  能把地球转化为“平行本体”。如果特斯拉能完成五座传送站的建设并使它们开始工作,那么他能使整个地球处于一种均匀共振结构状态,而这种振荡对别的本体来说是特殊的,或许能物理的将我们运送到“平行世界”里去。只要有这种可能,他就能加速人类文明的进化。但是,这样做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如果地球进入这种与“平行世界”共振状态很长时间的话,类似亚特兰蒂斯的大灾难可能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现代实验家应该时刻牢记深藏于宇宙哲学中的物理世界的秘密。只要我们的科学对研究“天然”物质还缺乏足够的判断力,我们就会处于分裂意识的状态中。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人类的意识是必要的,物理上能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我们应该释放人类的思想,使之适应深层次的宇宙研究。

道德规范是宇宙原则,它能决定能量分布,不是吗?所以它能获得自然规律的标准。我们可以解释在另一个时间转移的世界里的居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借助于特殊的装置影响银河系和其他的星球,为什么我们参加实验,直接改变我们自己的原因。

如果道德规范的本质是一种和谐仁慈的能量平衡状态,那么从数学上来说,宇宙道德肯定在这个世界上有所表现。违反数学定律是不可能的。“没有通向几何学的皇室道路”——当皇帝Edip埋怨做几何题太难时欧几里得这样对他说。

宇宙自身就是一个大实验家。我们的大脑问他各种各样的问题,不管它们看上去是聪明还是愚蠢。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和科学家都拒绝在有关的宇宙现象的科学中使用有缺陷或过分严格的理论。

特斯拉哲学观点的演化始于迷结束于工程,又从工程始结束于宇宙哲学,就像特斯拉的个人生活,所有这些都是在科学和技术文明的形成道路上的里程碑。他对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态度完全是超越个人的。他对任何人包括自己都没有个人看法,这也是他一生中在这种事情上很少犯错误的原因。在现代科学中特斯拉总是被再次提及。那些直到现在还没有注意到麦克斯韦电磁理论矛盾的科学家们也开始研究特斯拉,特别是那些研究大统一理论的人。物质无限可分的观点是正确的吗?空间能被无限可分吗?最后,时间在物理过程中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或许,时间只是一个度量,通常是一个坐标,正如在以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为基础的现代物理理论中假设的那样。

(编者注:如果以太密度或流动方向能决定任何存在物质的时间参数,那么在以太理论中可能结束关于“物质时间”和“数学时间”的争论。在以太理论中我们不再需要讨论时间本身,而只需要讨论以太及其在当地的物理特性。)

特斯拉关于以太——结构化的连接着空间和物质之物是基本媒介的观点,被排斥于正统科学思想之外,而这导致了物理思维的停滞。不幸的是这种错误还在延续。在科学界那些冒险创造一种“新物理学”的人,正在越来越重视特斯拉的理论并认真研究之。引起广泛关注的是利用经过特殊调制的超低频和超高频振荡产生的电离层辐射的实验。导致的结果现在还不是很清楚。可能包括气象控制,特别是飓风和大气压的控制。还涉及到利用电磁共振远距离传递思维。很明显技术上利用外部电磁波模仿人类思考是可能的。这是特斯拉控制论的观点。“人类不过是宇宙力的“自动机器””。这是特斯拉在他的主要文章和演讲中所强调的。实验家还会说很容易利用电离层的振荡激起人们大规模的情感冲动,包括全人类的集体无意识状态下的和谐相处。电离层是控制大规模的感情和思想的关键。1899年在科罗拉多居住时特斯拉明白了这一点。

现代学院科学特别是塞尔维亚学派拒绝特斯拉的思想主要因为他们无法理解这些思想。第二个原因恰恰相反,是因为特斯拉反对核物理,他预言这项技术的应用不会持久,量子力学没有未来。

特斯拉作为一个宇宙学家有他自己的哲学和信仰:亚里士多德声明在宇宙空间存在更高的独立精神——以太实体(enteleh—cia)。它设定了物质的运动,思考是它的属性。同样特斯拉相信统一宇宙是物质和精神的结合体。在宇宙空间有一种核,从那里我们可以获得力量和灵感,这也是永远吸引我们的地方。特斯拉感受到它发散到宇宙各处的和谐的力量和涵义。他无法猜测出这个核的秘密但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当他想给它一些物质属性的时候他形容之为“光”,当他试图理解它的精神原则的时候,他用了“美”和“和谐”:“如果一个人从内心里保持这种信仰,他会感到强壮并快乐的工作,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和谐宇宙的一部分。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ufotxt.com/54.html | 漫游者物语(不解之谜)

该日志由 yousun 于2012年11月09日发表在 人物志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特斯拉的以太理论 | 漫游者物语(不解之谜)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