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Wardenclyffe塔的秘密

让我们再次参观特斯拉在科罗拉多泉的实验室,发明家在这里用高频电磁场完成了他的实验。他用自己做实验研究人类大脑的运行。在写给伙伴约翰逊信中谈及了一些电磁场的智能特性。神经学的生物物理原理诞生了。

1901年就在这之后,长岛的建设项目动工了。这包括一个复杂电磁波的发射传输系统。特斯拉运用他全部的知识去设计它。它们是:自动遥控、赫兹的无线波传输装置、独特的以太理论——按照这个理论,门捷列夫系统的每个自然元素都有它自己的重力加速度,他的技术还可以控制时间进程的速度。新的物理学诞生了。

这样新问题出现了,集中使用磁场和电磁场的一系列基础共振实验所依靠的是怎样的世界观?让我们回到神秘家马纳德的时代看他关于宇宙图像的描述。谈到振动,他强调说在这个行星上存在着不同的国家、种族和部落(也许我们没机会见到他们),没有音乐和舞蹈他们就不能生存。甚至在2500年以前,毕达哥拉斯就告诉他的后人,石头也是“凝固的音乐”。物理世界的每一个粒子,都有固定的特征,它们在各自不同的频率上定调,能奏出美丽的音乐。

音乐对于一切事物的自然影响就像音乐对人的自然影响一样,因为振动是所有一切的基本属性。亚原子粒子的振动频率很高,在亚原子核中心的波频率更高。所有辐射能量的振动(无线电波、热、光、x-射线等等)都能被排序。出于这样考虑的电磁波谱包括超过80种,可见光只是这个系列的一部分。

电磁波就像音乐里的声波一样有他们自己和谐的高八度音,这里也有一些音阶原则,即双倍频率原则。音乐和谐的原则应用于电磁学里也能给出极漂亮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尼古拉"特斯拉利用赫尔曼"赫姆霍兹关于共振音箱的工作成果去发展自己的电共振器的原因。

约翰"开普勒,十七世纪的天文学家,相信太阳系的每颗行星是有生命的,它们都有各自的守护天使,这些天使都在聆听着属于自己的音乐——行星在各自的环日轨道上尽情“演奏着音乐”。

(编者注:Kirill P. Butusov 博士在圣彼得堡公布了他关于太阳系各行星运行轨道的修正定理的发现。他们确定了和谐原则。)

各种声音的特殊组合——音乐,表达着事物间的关系。或者说它们之间的相同和不同点。现象的出现和消失也遵循这同样的原则,这个原则说明了一个调整过的和谐系统怎样成长为年轻系统。音乐的深层内在结构和所有其他一切的内在结构是一样的。

惠更斯,荷兰科学家兼虔诚的基督徒在1665年注意到挂在邻近位置的两个钟摆总是以相同的节奏工作。这是一个普遍的规律。当两个或更多的振子以微小的时间差开始跳动(相位差极小),它们最后总能步调一致的振动。它们的行为遵循着最小能量原理,因为每个分离的钟摆同步振动比彼此杂乱无章的振动需要更少的能量。这种协调一致到处存在,只是我们平常极少注意到它们。我们可以说所有有生气的事物都是谐振子,它们不停的振动和改变自己的频率。即使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体也处于复杂的振动状态,所有的亚原子、原子、分子、亚细胞、细胞水平的运动都是一致的。说单细胞生物体像人一样很难甚至不可能去找到一个起决定的相应参量。我们的内在节奏是密切相互联系着的,它们也和外部世界保持一致。人的生理和精神状态的改变与地球围绕太阳的转动、退潮、洋流、日夜交替和其他许多宇宙运动都是同一个节奏。要是打破了这种和谐,生物体就会感到不舒服甚至有要生病的预感。

我们的身体就像内在引导主要情感的代表者,它是我们在这个宇宙中个人特征。所谓的“健康身体”在本质上其实是有电磁物质基础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由特定的节奏配置所刻画,都要经历物理的死亡和灵魂的体外经历,最后又会转生。

有证据表明在心灵感应传输图像和思想时会出现所谓的“舒曼波”,它的频率是7.8赫兹,是在电离层和地表之间形成的驻波。

(编者注:其实有两个波段的舒曼波,即地球—电离层的短波和环绕地球的长波。有一种观念认为这是同一种现象的两个不同方面:行星球形共振器的统一螺旋形波。此情况下短波和尖顶直径相对应,长波和共振系统的半径相对应。为什么它如此重要?在生物界我们看到很多螺旋结构的例子,例如DNA分子。我们可以把舒曼共振当作全球共振系统得重要过程在生物界的类推。)

大脑有时会和外部结构共同进入一种共振状态;这样它的图像会远距离的传输到达大脑,即一种不依靠辐射而靠共振能实现的接触。因为这些波具有大的波长(38,000千米),所以传输能即时发生。像这样极低频率的波无法用普通的方法拍摄。本质上,生物体发生的波常常和这些波谐振,但是问题是如此低频率的波无法携带大量的信息。因此,无法接收到清晰的图像也无法对想象物进行完整描述是很正常的。

(编者注:在这一点上我不同意作者关于低频率波只能传送少量信息的看法,因为这种纵波和赫兹横波的标准调制方法有着本质的不同。这种调制方法通过改变接收器处的能量密度来实现,与波长没有关系。这可以和电场改变作类比。如果通过一些技术手段能调制电场强度,那么场中每一点的信号改变能即时被望远镜收到。此情况下波长为零但频率可以在很高范围内改变。不同的信息可以在驻波的节点或反节点被收到,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地球上的有些地方是风水宝地但有些不是的原因。在一些文章里这作为调制的标量场被提及。)

现代了解宇宙的整体性方法有着某种神圣的传统。这些传统植根于任何的宗教基础,譬如犹太教、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的找到关于宇宙中任何一部分都包含整个宇宙信息的表述。这和全息技术的原理是相似的。即我们可以基于任何一小部分而得到整个宇宙的全息图。这种形式的全息图可以维持任意长时间。一个真实的人的全息图有时和理想宇宙节奏的物理基础有所不同。

(编者注:是的,越接近理想节奏,差异就越小。)

意识——人类精神实在的持续表现在精神实在的状态与遗传物质的比较中得到提升,意识只不过是宇宙目的的普遍手段之一。所谓一个“正确的人”出现在一个“正确的地方”是指这个人的意图与宇宙节奏协调一致了。意识力十分强大,我们必须采取对它造成的后果负责任的态度。因此,实际上我们由波而不是物质(或被称为“固体”的东西)组成。所有我们称为物体和事件的东西都是这些波的运动表现。每一个人都有由一定的波函数分配的独一无二的宇宙标志,每个人都有包含宇宙时间信息的全息图。宇宙标志就是用来刻画每个人特征的主要元素。通过这个元素,人可以用一些方法影响一切,甚至这些有时看上去是不寻常的。我们就是一种特殊的全息图,拥有无限潜能。

谈完上面所提到的一半表述后,让我们记住尼古拉"特斯拉。Wardenclyffe塔的秘密仍深深地隐藏着,现在无法说出它的真正目的。但是许多事实证明特斯拉在长岛(纽约市郊)建造的物体是想创造领先于所有现代科技之梦。它是一个电磁波的传送系统,这很容易得到检验。通过这种科学家称为地震的波,人和动物的“精神”得到提升,大气层被点燃,在电离层形成难以穿透的能量栅栏,控制时间,利用相应频率的波劈开或聚拢云层,最后,他用以太技术原理从以太中获得了用之不尽的能量,但这些现在我们仍不清楚。大师特斯拉在众多的目击者眼前证明了他的实验,但他从来没有宣布任何实验结果,也没有向任何人证明过他的科技原理。建造这座巨大的电磁和机械的振荡器的真正原因有比我们想象得到的更严肃的动机。

一位名叫W.皮克林的哈佛天文台的教授做的题为《来自火星的变化的光》(出版于1901年1月16号的《纽约时报》上)中,简单的提到:“去年12月上旬我们受到了来自位于亚利桑那州洛维尔天文台的电报,电报中称他们观测到来自火星的强烈光束流持续了近70分钟。洛维尔天文台是专门观测火星的,观察者又是一个行事谨慎的并经过认可和有经验的人,所以我们对他的报告毫不怀疑。我们立即考虑了这些事实并将留心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电报。光线来自于一个已知的火星点,而这一点在以往的科学观测中没有任何异样。不管曾经有过什么,现在没有办法研究任何它。我们不能确定的说这是那儿有智慧生物存在的标志。在现阶段这个现象是无法说明的。”

当这个消息传出时,特斯拉正在纽约。他刚从科罗拉多泉回来,在这里他正在进行利用电磁场的共振特性所作的无法言明的划时代的试验。(特斯拉在科罗拉多泉的实验室坐落在派克峰的最顶端。有趣的是印第安霍皮人也神化这座山峰,认为它是世界的精神之极。)

受到来自洛维尔天文台消息的鼓舞,特斯拉在报纸上声明说他在科罗拉多泉的研究中取得了和火星的联系。那次他暗示说他已经发明了一种用于星际间通讯的装置,但在未来的应用中还有待改进。他写道:“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我知道自己可能接触到一些对人类来说会产生深远而广泛影响的事情时的第一感觉。这些事情使我震惊,因为它们的神秘甚至超自然,渐渐的,我了解到我可能是听到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信息的第一人……”

一个受人尊重的教授霍尔顿认为特斯拉用电磁学和地外生物取得联系的说法不可信,因为它缺少严谨性。特斯拉工作中利用的极高频率的超长电磁波与普遍接受的理论不一样,因为现在使用的电磁波总是随着频率增加只能进行越来越短波的传输。但是,特斯拉波和赫兹波非常不同,它们以远高于光速的速度传播,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即时传播。

(编者注:我们已经讨论了在调制方法的原理上赫兹波和纵波的差异。在SETI(对外星智能的探索)计划中若通讯专家采用赫兹波将接收不到任何信息。我们应该在SETI及其它项目中发展并利用纵波以用于通信。)

特斯拉有他自己的电磁学理论,但现在还无法解释这一理论。他不仅发现了通过地球或大气层无损失的无线传输能量的可能性,而且他证明在这些波经过的空间里会出现空前的“破坏性能量”。有个不确定的传闻说特斯拉是第一个向别的星球发送信号的人。他用了一些几何编码法则,像由忒勒斯、毕达哥拉斯、阿基米德发明的和谐序列规则(就是我们所说的加法序列1+1/2+1/4+1/8+……项数无限的时候总和为2)。三天后他惊讶的发现竟然得到了回复。特斯拉猜测到了回复信号的编码原则,发现一张有着规则特征的人类的脸。起初他不能理解,如果谁制作并发送这些图像信号就证明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文明或他们为了证实他们自己的想象看宇宙中是否有类似的生物存在。如果这是真实的,特斯拉拒绝公开讨论这个发现的原因就很清楚了,因为他知道这得不到预期的正确回应。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又在美国社会中掀起了这个话题的讨论。

1902年,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开尔文爵士访问美国。在和特斯拉的交谈中,他完全赞成和理解特斯拉未将“地外交流”的细节展开公开讨论的做法。在他举办的宴会结束后,他这样赞美纽约:“这是一个有着世界上最好照明设施而且唯一能从火星上看到的城市”。最后似乎受到某种启示他惊叹于“火星竟向纽约发送信号”。这一次没人反对,甚至到场的霍尔顿教授也保持沉默。也许是考虑到和开尔文爵士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顶撞是不礼貌的行为。在这次讨论中,没了反对,倒是特斯拉的同伴,作家兼出版家的朱利安"霍顿写的文章作为了这次谈论的结果。他形容特斯拉的杰出方法就像科幻小说。霍顿这样写道:“很明显火星和其他古老行星上的人曾经拜访过地球并密切关注着地球文明的发展。特斯拉的出生改变了一切。也许这些行星上的人可以控制他的精神和科学发展,有谁知道呢?又有谁具体的了解这些事情呢?”

就在人们热烈讨论火星人的时候,特斯拉又独自一人在他的塔里废寝忘食地继续他的工作,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项目。Wardenclyffe塔将给我们的文明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只不过这些改变没有被认真地考虑。

作为共振系统的地球

当决定建立传送站后,特斯拉首先在长岛买了一小块地并向著名企业家摩根寻求帮助。摩根是很多秘密组织的成员,同时也是个商业管理的天才。因为那时他身患癌症,所以希望特斯拉的发明能帮助他康复。他期望特斯拉的科技能使他联系上一些特殊的生命能量源,能使他永远保持年轻和健康。特斯拉认为摩根是资助这项计划最合适的人选。他认为他是能预言自己生命冲突和预先安排自己行动的人。

两个老朋友之间的谈判是秘密而艰辛的。没有确切的资料说明是什么时候特斯拉决定开始Wardenclyffe塔的建造,和摩根作为一个精明商人的期待。

在公共场合的表态中,特斯拉曾两次改变关于在长岛建设Wardenclyffe塔的目的的声明。起先,他声明这是穿过地球的无线能量传输的统一电报和电话系统。但Wardenclyffe塔的技术特点证明并不是这个。在他给摩根的信中也许能找到真相:“摩根先生,我想我能完成而且确定能完成的并不仅仅是简单的远距离的无线信号传送系统,而是要把整个地球变成一个感觉敏锐的生命。它能全方位的感觉并像大脑一样思考……”

许多作者,特别是特斯拉的传记作者,指责摩根在特斯拉正要开始他的重要发现——需要资金来完成他的杰作(Wardenclyffe塔)的建设的时候缩减财政支持。但特斯拉在他的自传中清楚地谈到这一点。虽然说是那么说,但在他看来摩根完全完成了他应尽的责任。“真正阻碍我的计划的是自然规律。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它。它太超前了,但是计划将会在正确的自然法则指导下完整的重复并会获得最终的成功。”

特斯拉在1903年6月15号满负荷的测试了他的发射器。实验精确在午夜进行。这夜纽约市民目击了预示着未来科学光明前景的事件。无数条延续数百英里的夺目耀眼的电流束连接着Wardenclyffe塔和天空。第二天《纽约太阳报》写到居住在长岛特斯拉实验室附近的人们对他的无线能量传输试验非常感兴趣。他们是前天晚上奇怪现象的目击者,看到了特斯拉制造的多彩电光在不同高度的广大区域的大气层燃烧了起来,“黑夜突然变成了白昼。有时候人们的身体周围集中了发光的空气,所以人辐射出迷人的光彩,看上去像鬼魂一样。”

按照特斯拉原始的计划,应该建造五个像Wardenclyffe塔一样的塔。第二个应该建在阿姆斯特丹,第三个在中国,第四、五个建在南极和北极。但这个计划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搁浅。如果最后这一切能得以实现,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呢?地球将成为一个统一系统,它将由一些振荡器的预定设置所控制,这些振荡器能传输可变频率的电磁波。机械共振系统将用同样的原理建造。机械系统是由建在实验室地下充满水或油的管道和泵组成的振荡器。基于同样精确数学计算的同时动作的两个系统能激起稀薄同温层、电离层、对流层和地球液固结构的同步振动。

在开始推测所有这样可能的系列结果之前,我们先给出两个不寻常的另外两个例子。1930年7月17号特斯拉在回答纽约太阳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说“居住在Warden—clyffe塔附近受到我的实验惊吓的人能看到更多……在那以后两年内他们处于比睡眠更清醒一些的状态时可能经历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情。在适当的时候,但不是现在,我会宣布一些你只有在神话故事里才听到的事情。”

在他点燃纽约大西洋广大区域的天空的试验后,特斯拉突然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丢下手头所有工作离开了实验室。正如我们后来知道的,他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地方。更奇怪的是,他没有从这个实验室带走任何计算结果、工程图、文件乃至一张纸。他连续的工作了四十年,但是他只申请了机械方面的专利和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ufotxt.com/52.html | 漫游者物语(不解之谜)

该日志由 yousun 于2012年11月09日发表在 人物志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Wardenclyffe塔的秘密 | 漫游者物语(不解之谜)
【上一篇】
【下一篇】

报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