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特斯拉 杂谈

“事物总是创造于天才的头脑,而非自然。即天才总是在事物真实存在之前就已在头脑中形成关于它们清晰图象。”

— Augustine Blessed

“我将不再为眼前工作,而是为将来。”在七十年前的纽约特斯拉这样对记者说。“未来将是我的!”—交流电,多相电机,可逆磁场,无线通信,遥控自动学……的发明者。特斯拉是个发明家,他的专利奠定了二十世纪力能学的基础,他独自奋斗数十载研究宇宙形成过程,他还希望就如在他的实际发明中完成对物质和精神的结合那样在理论上完成这一课题。

现在提起尼古拉·特斯拉的名字,人们肯定会把他和所谓的特斯拉线圈,感应电机,还有衡量磁场力的国际单位符号联系起来,而遗忘了他的许多生活逸事和非凡的创造天赋。

特斯拉最多产的创造时期是在美国度过的。他在不同的国家有超过300项的专利发明。其中很大一部分直到今天仍无法重复。例如:辐射能量接收器。除了知道这是一个关于宇宙线能量的转换器外我们对它的工作原理一无所知。1899到1900年间,在科罗拉多泉的特殊实验室里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低频电磁振动的研究中。两年后,特斯拉着手在纽约附近的长岛建设世界转换站但由于资金问题搁浅。其间,他得到了朋友——美国钢铁大王J. P. 摩根的财政资助。1905年这项计划结束后,他选择了远离人们的视线,独自工作。但这段时间内他并没有停止他的新发现。正是在这一时期内作为一个成熟的科学家他获得了可能成为未来科学里程碑似的基础结论。回顾历史,我们知道当科学思想发现自己处在十字路口时,科学家往往开始从过去寻求支持和灵感。让我们试着回答一些重要问题。

特斯拉如何获得他的发现?这些重大发现是:超低频电磁波对生物系统的影响,特别是如何影响脑的工作,能量结构的合并,由特斯拉主、次电磁线圈感应场产生的所谓的“火球”,自然或人工材料的超导问题及所谓的无线能量传输等等。

特斯拉宇宙哲学的主要公理是什么?他是怎样根据自己的哲学得到这些公理的?他又是怎样在自己实验中应用它们的?为什么现代时间物理学的理论家和实验家们对重建特斯拉理论的物理实质和他的对电磁现象的见解这么感兴趣?为什么特斯拉从来不明确表述和发表他的理论?特斯拉对科学发现的道德规范方面的预见对重建现代物理,特别是现处于思想危机的物理学有帮助吗?我们研究特斯拉的概念能在不久的将来获得什么?说特斯拉1900年在他著名计划“全球系统”中可能实现全球信息导向社会是否高估了他?它是否确实是我们现在称为新世界秩序的技术和科技基础?我们可否认为特斯拉是一个叫做“特斯拉时代”的新技术和科技文明的精神先驱?在这里,“时间设计”流行且唯一,能源来自各种水平的物理过程的非同时性且用之不竭……

(编者注:时间作为能量来源在许多研究中都是极为重要的课题。我们如何用一种简单的方式解释它呢?在我看来,它不同于用公式E=hv(v是频率)表达的能量振动,它取决于空间尺度,亦即时间进程的速度。我们假设一些系统的能量E能从空间A移到加速时间的当地空间B。在发射中意味着能量的增加,因为同样的波长在空间B变短。让我们假设有一些“桥”或者“能量传输通道”存在于空间A和空间B之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借助于能量密度的自然梯度创造出能量增量。Abramovich教授写了关于“各种水平的物理过程的非同时性”但概念更准确的“时间速度的相对差异”的文章,在文章中他把光速和空间物理特性联系起来,“异步性”能在两个相同频率的振荡过程中探测到。但在我看来,这种情况不能用来产生能量密度梯度。)

让我们回到十九世纪,来到奥地利—匈牙利省一个名叫斯米湾的小村庄。1856年6月10号,塞尔维亚神父Milutin Tesla亲眼看着自己的第四个孩子尼古拉的出生。

特斯拉的家庭不允许他进工艺学校学习,父亲希望他子承父业。小尼古拉深感有一种来自上天的召唤让自己去做一个电气工程师,他对父亲的反对很不安。直到他可能因此快要死时才出现转机,父亲最终答应了儿子的请求。不久特斯拉奇迹般的康复了而且很快沉浸在发明创造的幻想里。经过高强度的脑力活动后他遭遇了一种十分奇怪的现象。这是超心灵主意者的特殊能力。——“童年由于出现幻觉我遭受着巨大痛苦,常常伴随着强烈的闪光,里面有真实物体的形象,这些对我的思想和行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别人对我讲一个词的时候,它的形象就会在我的幻影里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就像被设计好的一样。有些时候,我自己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

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思维旅行:“忽然,我开始摆脱我所熟知的小天地的束缚,本能地开始我的思维旅行,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新景象。刚开始,我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无法辨认的影像,当我努力集中注意力在它们身上时,它们飞快地从眼前闪过。但是,渐渐地,我能把这些图象固定下来,它们变得清晰可辨并最终呈现出真实事物的具体细节来。不久我就发现跟着自己的想象纵横驰骋时最舒服不过了。于是我开始旅行——当然是在大脑里。每个晚上(有时甚至白天),当我独自一人时,我就开始自己的旅程,看见不同的地方、城市、国家,有时定居下来,遇到不同的人,互相了解并交上了朋友。然而,令人无法置信的是,他们对我真诚而友好,就像在真实生活中一样。他们所有人都生活悠闲,与世无争。这样一直持续到我十七岁时,从那时起我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发明创造中去。”

提到能将自己的发明事先在头脑里完全想好特斯拉很自豪。他甚至不需要实验、模型、图纸。在这种方式下他发展了自己的方法,把创造性的想法付诸实践。特斯拉能敏锐的区分哪些想法以图象的方式进入他的头脑,哪些是经过具体分析后得到的。特斯拉解释说:“当有些人设计了一个想象中的装置的时候,唯一存在的问题是如何将他的原始想法付诸实践。这就是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得到的发明缺乏细节,有时比较低级的原因……我的方法于此完全不同。”他从来不急着实验验证。当有了一个想法时,他立即开始在头脑中精心制作。他可以在头脑中随意修改设计,改进它,启动装置并让它运转。对他而言,在实验室或在大脑里检验是一样的。他甚至能考虑到妨碍发明装置正常运行的方面……用这种方式他能完美地实现自己的想法而无需动手,只要最后在脑中对产品进行具体的检查。二十年间他所有的发明都是以这种方式完成的,无一例外……没有任何一项科学发明没有用这种看得见的图景的方法,而是单从数学上推理出的……介绍还没有结束,原始想法付诸实践总是对时间和能量的浪费。

在研究自己精神生活的机制中,特斯拉发现大量幻影中的“虚拟实在”与“真实实在”有一定的联系。不久他获得了认识到这个原因的能力。他欣喜地发现他的每一个思想都是外部印象影响的结果。他注意到不仅思想而且行为也以同样的方式工作。后来他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被赋予了运动、情感和思想的“宇宙力机器”。多年后远距离控制的发明正是这个思路的总结。他知道了能通过外部训练自己的先天意识应用这个法则来控制自己的行为。

以几何图像的形式……

尼古拉·特斯拉运用想象力就像心里事先组织好的而一旦用数学来解释就不行了。就更不用说与他同时代的发明家爱迪生了,因为“他起初完全靠长期而艰苦的实验指导,其本身数学基础极弱”。

在他的报告里,特斯拉常谈及他多病的体质和精神过程的关系。这些过程的原理与自然界应该遵从的原理是一致的。他把上帝赐予的天生的礼物当作一种“额外压力”,这种压力使他觉得有必要进行下一项发明创造,这正是以前的实验研究者所缺乏的东西。在这里他不仅看到了通常的发明灵感的源泉,而且得到了不同事物影响人的法则的证明。简言之,特斯拉把创造性的想象力当作一种意识发现活动的开端。

按他的话讲,这些确定的结论,以一种几何图形的形式在他脑子里自发产生。接下来的事就是理解这些发现的原理及其物理解释。找到必要的反映物质本质的技术特征后建立正确的数学形式以便于所建物理模型持续运转。他所理解的发明工作的第一步是努力进行思维净化,即忽略次要矛盾和具体细节,因为这些会模糊主要原理的成形并使接近真实自然和基本几何元素的关系复杂化。

与此同时,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伦敦的克鲁克斯和圣彼得堡的门捷列夫开始科学系统地研究精神现象。成立的专家组在少量的工作后(大约十个实验)得出结论说这只是迷信而已。从那以后,英国和俄罗斯科学家私下里被分为两派:“伪科学派”,包括特斯拉的以太和绝对物理学和“传统科学派”,有商业甚至政治倾向的学院科学,例如:核物理和相对论。

作为物理学家的特斯拉

在二十世纪的理论物理和实验物理中,我们可以清楚的定义以下三种不同的思考模式:量子力学,相对主义和传统主义。特斯拉(他是尚未被认识的属于未来的科学家)属于第三种,他试图寻找真理,即时间、空间的真实本性特别是运动的本质。

在我们进入特斯拉的宇宙哲学即他关于世界基本进程的物理学之前,让我们指明被特斯拉列为现代科学系统的地方。

普朗克常数、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泡利不相容原理和薛定谔方程是量子力学解释宇宙现象机制的主要理论工具。量子力学的主要目标是发现最基础或基本的物质粒子,而这一目标至今仍未实现。虽然在解释链反应过程中的活化作用、原子核物理、轻元素核向重元素核的形成过程中取得了极大成功,但很多事情仍是个谜,且技术上不能控制。从大体的发展趋势看,我们可以下结论说靠不断增加基本概念的量子力学现在已经疲于奔命了。很明显我们应该回过头来在更深入的层次上研究时间和空间,在本体论水平上去决定物理过程的真实本性。

爱因斯坦于1905年在德国杂志《物理年鉴》上发表了狭义相对论,闵可夫斯基用四维时空连续统作为物理实在的模型。这是理论物理的第二个里程碑。

理解物理真实的第三种方法和特斯拉的思想有着直接的联系。以M. Faraday、 D. Arago 及L. Galvani、A. Volt的工作为开端,特斯拉在赫姆霍兹关于声学共振和开尔文爵士改进以太模型的基础上创立了他自己的关于世界的独创性理论。这套理论在实验中给出了极为漂亮的结果。他理论的第一公理是一个物理系统的宇宙能量遵从和系统同步振动的共振定律。他认为以太理论不能排除在物理学之外,因为物质和空间始终不能完全和严格的分离。

(编者注:在M. Faraday写给R. Toilor的信中你也可以找到这一简单而重要的观点。这是M. Faraday的自然物质观。在1844年6月25日写给R. Toilor的信里,他这样说道:“所以,物质在任何一点都是连续的……没有必要假设在原子物质和一些中间介质之间有什么差异。围绕中心的力向这些中心提供物质特性……”M. Faraday利用这个观点的厨导电和绝缘的自然特性的结论。然而,他的观点同样可以在重力领域得到发展。原子和原子周围的空间(物理真空)是处于不同状态的以太物质。在一些文章里证明这种差异可以定义为物质的“内部宇宙”和原子间的“空间宇宙”的时间流的方向相反。宇宙正是用这样的方式取得能量的平衡。)

特斯拉的观点是带电状态是一种基于物质具有感知和意识特性的流动状态。在数学上,特斯拉抱着数学特征和物理对象要直接相互协调的思想,所以他是现实主义方法的拥护者。在试验方法上,古希腊力学家阿基米德是他的榜样。阿基米德说“时间应该被排除在物理学之外”是一个多余的现象。值得注意的是十九世纪的科学家H·赫兹和达朗贝尔试图建立一种没有力学概念的物理理论,但这种努力失败了。俄罗斯科学家N.A.Kozyrev是他们的追随者,但他的理论同样没有达到实际应用的水平。物理学中的力和时间的关系问题仍尚待解决。

特斯拉的实验主要在于发现物理系统深层次的普遍性质,这些都和共振有关。证据是他自己建造的复杂的电磁振荡器——Wardenclyffe塔(于1901—1905年间在纽约附近的长岛建造的)。他能利用这座塔实现地球和电离层共振。

和在物理中一样,在数学上他也是个十足的决定论者。他对数学很严谨,但同时认为物理过程并不能单单用数学方法表达。特斯拉的见解是过程的控制必定可以预见,也只有预见能提供控制。这样的观点和相对论的有根本上的不同。根据相对论,客观(直接)的认识是不可能的,真实只能用数学计算来验证。

特斯拉和爱因斯坦关于物理真实的见解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根据爱因斯坦,人类的经验都是相对的,不真实的,和物理实际不一致的。对特斯拉来说,物理真实是普遍的,贯穿着各层次的宇宙实存,即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认识到真理。对爱因斯坦来说,以太不是真实存在,而只是错误科学观念的产物。对特斯拉来说,以太是一种统一的未分化的场,这个场包含着时间、空间、能量,物质形态只不过是在以太场里共振过程的结果。

根据爱因斯坦的说法,时间只是各种现象的排列秩序,它不是真实物质的物理实体。它只是在每个系统中相对于的参考系的测量得到的一个标记而已。对特斯拉来说,时间是物化的可以通过数学运算得到真实的东西,它产生于以太,取决于物理系统的共振,又复归于以太。

(编者注:关于时间和以太概念间的相互关系的具体见解可以参阅Belostosky 博士、Mishin 博士以及其他人的文章。例如,新能源技术 #3,p.15。简言之,控制时间进程就是要控制以太密度和以太风的方向。技术上可以通过纵向电磁波实现,特斯拉就是从事发展这种特殊设备的工作。)

根据爱因斯坦的说法,在真空中能达到的最大速度是光速,大约300,000 km/sec。而特斯拉说电磁波的速度是无限的,实验和计算都做出来了。理论上,任意距离的两点间波和能量的传递也是可能的,机械波和电波能以远远高于真空光速的速度穿透地球。

在和朋友的谈话中,特斯拉常常反驳爱因斯坦的观点,特别是他关于空间弯曲的理论。他认为这违反了作用和反作用原理:“如果弯曲空间是有巨大重力场造成的,那么在相反作用下它也能变直。”

(编辑关于特斯拉论点的注释:爱因斯坦这儿的弯曲概念与普通物质在三维空间里弯曲的概念完全不同,它是一个四维概念。如果某人具有了四维感觉,那么这种弯曲和四维弹性对时间研究者来说将是一个十分有用的概念。因为这种弹性可以产生力,它能将物质从过去运送到未来。)

爱因斯坦是个纯理论家,而特拉斯主要是个实验家。没有他们之间有过接触和谈话的资料。然而,当特斯拉七十五岁生日时爱因斯坦前去拜寿了。他列举了特斯拉对科学的巨大贡献:多相发电机系统,以及特斯拉最近的重要发明——交流电发动机。

特斯拉相信:“我们将完全没有必要去输送电力。因为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机器将由在宇宙任一点获取的能量来驱动……能量遍布整个空间……”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ufotxt.com/46.html | 漫游者物语(不解之谜)

该日志由 yousun 于2012年11月09日发表在 人物志 分类下,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特斯拉 杂谈 | 漫游者物语(不解之谜)

报歉!评论已关闭.